亲,请登录 
用户名:
 密码:
 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中华文明讲堂 >>
中华文明讲堂:《论语》讲解(一)

时间:2017-08-03 来源:云阳网 编辑:

《论语》是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记录,由孔子弟子及再传弟子编撰而成。以记录体和对话体为主,集中体现了孔子的政治主张、伦理思想、道德观念和教育原则等。

学而篇第一

1.1子曰: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(yuè)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(yùn),不亦君子乎?”

孔子说:“学了为人处世的道理并在适当的时候运用,不也很愉快吗?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从远方来相聚,不也很开心吗?人家不了解自己却不心怀怨恨,不也是君子的风度吗?”

“子曰”的“子”,《论语》中专指孔子。古代,“子”是对老师、长者的尊称,就如同称呼“您”。春秋时期,称卿大夫为“子”或“夫子”。孔子当过鲁国大夫,所以其弟子也称其为“子”或“夫子”。此后相沿,遂称师为“夫子”。

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”孔子教人以学,重在学习为人之道。所以孔子之“学”,首先是“学做人”,其次才是学习文化知识和技能,即所谓“行有余力,则以学文”。“学做人”就是“学成长”,包括人格、品德、思维、毅力、待人处事等等。唯有通过“学”,生命才能真正成长。

“时”,不作“时常”解,而是指适当的时机;孔子所谓的“学”,主要是学习做人,因此不可能有计划地安排时间,需要择机而行。“习”也不作“温习”解,其造字意象,表示小鸟振翅日有所进。《说文解字》解释“习”字:“数飞也。”就是小鸟反复地练习飞翔。俗话说:“光说不练假把式。”学贵力行,学了理论,还得在实践中去运用。所以,“时习”是指一有机会就实践。事实上,很多人对“学”甚感压力,并不觉其为乐事,更何况还要时常温习。

“不亦说乎”的“说”,通“悦”,指发自内心的高兴。以前不明白的,现在明白;以前做不到的,现在做到了:其喜悦之情油然而生,这是突破的快乐、成长的快乐。又比如读书,翁森有首诗说:“读书之乐乐何如?绿满窗前草不除。”读书的乐趣,就像窗前葱笼的绿意,令人沉醉,这也是发自内心的喜乐。

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”“朋”,就是志同道合者。朋友远来,大家共聚一堂,教学相长,自然无比快乐。孟子讲过,君子有三乐,其中一乐,便是“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”。这话反过来也说明,学习不能闭门造车,否则“独学而无友,则孤陋而寡闻”(《礼记·学记》),便会导致知识狭隘,见识短浅。应多与师友交流切磋,“察纳雅言”,才能弥补自身缺憾,收获更多知识。

“悦”与“乐”,有细微区别:悦在心,乐则见于外。比如读书之乐,是内心的,是一种自我愉悦的境界;而朋友相聚,其快乐是外露的,是“我与你”的快乐。

“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”“愠”,指恼怒,怨恨。自己有学问、有德行,却不为人了解(即所谓怀才不遇),是很难保持心理平衡的。所以,能做到“人不知而不愠”,需要深厚的修养,而具备这种修养的人,岂不是真正的君子?朱熹在《论语集注》中引尹氏的注解说:“学在己,知不知在人,何愠之有。”这话说得甚有道理。我自进德修业,人家知不知是人家的事,与我何干,我何愠之有?

《论语》中提到的君子,有两种含义:一是就身份而言,指贵族或有地位的人;另一种是就道德而言,指学行兼备的有德之人。本章中的“君子”指后一种人。

本章强调,先要努力学习;其次要与朋友互动;然后在学有所成而不被了解时,能够泰然自处。

(待续)

文/李旭忠

收藏本页】 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上一篇:上坝乡石梁社区开展文明礼仪知识讲座 提高居民素质
下一篇:中华文明讲堂:读《弟子规》之感